惊鹿鸟-Taboo

爱盾冬爱塞包子,不许拆我cp(´・ω・`)!

婚约者2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十分怪异。
       两个黑人定下婚约与一个黑人与一个黄种人定下婚约哪个比较有信服力?
       “哇!特查拉的未婚妻是男的?”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姆库巴还是知道特查拉有一个未婚妻的事情,这件事被他们一直拿来开玩笑。他们想象过很多类型的人物,可爱的、性感的、娇小的、漂亮的、丑陋的……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会是一个男孩。
        “我想你们需要独处一下!”奥克耶打破尴尬,带着自己的男朋友走,其他人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只能走。瑟雅把自己的手机和护身符拿走,灰溜溜地走了。
         “嗯……我没有想到!”特查拉露出一个意想不到的笑容,他的眼眸看向艾瑞克,无奈摇摇头。
        “我也没有想到…我以为是个女孩!”艾瑞克捂住脸,这算什么?耶稣啊!放过他吧!瑟雅你这个坑朋友的货。他只是来陪瑟雅来接触婚约的,没有想到会发展成这个地步。
       “哇!我的脑子需要冷静一下,我需要酒精。”特查拉说,他装作头疼的模样揉揉自己的脑袋。
       “我也是!”给他来是十杯伏特加,他要用酒精麻痹自己的脑子。
       “我知道一个好地方!”特查拉提议,艾瑞克点头。
       两人起身,像婚约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特查拉非常友好地把戒指放到艾瑞克的手上,两人一同到了一家酒吧。别问他们未成年为什么能够进酒吧,因为特查拉想要做某事他就能够做到。
        “生活一团糟!”几杯伏特加下肚,艾瑞克把手搭在特查拉肩上。“我和以前一样,去中国度过一个炎热的夏天……你相信吗?中国的太阳把我晒的更黑了!”艾瑞克说着把自己的袖子翻到肩膀位置,两种颜色差别很大。“我过去恋爱的时候很正常,没有要死要活的……该死的……瑟雅这个伤人的混蛋,她怎么能够伤害自己?”艾瑞克脑子昏沉沉的,提起瑟雅更加昏沉。
        “发生什么事了?”特查拉轻轻拍拍迷糊的艾瑞克问。
       “她恋爱了…但是爱上一个骗子…为了她,瑟雅几乎把自己的命交出去了…一个傻子!”
      “你很在意瑟雅?”
       “当然!特查拉…你有没有妹妹?”
       “有,她叫苏睿,什么时候让她见见你 …你们总会见面的。”
       “瑟雅在我的眼里就是我的妹妹…我太难过了……我看这她在急救室里呼吸氧气机的模样…我的心要碎了。我们用尽所有让她避免伤害…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艾瑞克把头靠在特查拉的肩上。
       “也许你们把她保护得太好了…”
       “也许吧!”
       艾瑞克很晚没有回来 ,瑟雅有点担心,拨打他的手机也没有接。本来她想打电话给特查拉,但是她没有特查拉的号码!
        在瑟雅坐立不安的时候,门铃响了!
       瑟雅透过猫眼看见是特查拉和艾瑞克。
       “怎么回事?”瑟雅赶紧打开门。
       “他喝醉了!”特查拉扶着醉醺醺的艾瑞克进来。
       “你带他去喝酒?他酒量一般…他的房间在那边!”瑟雅指了一    下左边的门,她跑过去开门。
       特查拉把艾瑞克扶回房间,艾瑞克的房里有一墙壁的乔丹鞋。
       “艾瑞克喜欢乔丹鞋啊?”
        “美国男孩有多少不喜欢的?”瑟雅说,她从艾瑞克的浴室沾湿一条毛巾,放到艾瑞克的脖子上。“特查拉,你接下来还有什么事 吗?”瑟雅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便问特查拉。
       “没有!”特查拉摇头。
       “太好了!你能多呆一会吗?我怕我一个人看不住醉酒的艾瑞克。”
        看不住?特查拉看看了看呼呼大睡的艾瑞克,似乎没有什么看不住的,但是他还是答应了。
       “谢谢!我去给你拿瓶可乐。”瑟雅松了一口气,赶紧跑到冰箱拿了瓶可乐。
       艾瑞克醉酒的样子很好玩,还像婴儿一样含手指。
       特查拉没有坐离艾瑞克很近的地方,他保持了一段距离,看看艾瑞克又看了看房间里其他的东西。
       有篮球,与父母的照片、还有与瑟雅的照片。从小到大,的确在很小的时候认识,艾瑞克这个倒是没有撒谎。
       “瑟雅…别做傻事,别跳下去……”
        在睡梦中,艾瑞克依旧在为瑟雅担心,特查拉有点妒忌,却又感到一丝疑惑。瑟雅是做了什么傻事才让艾瑞克这么担心?
       瑟雅端着一杯解酒汤进来的时候,特查拉站在浴室的对面。
       “他进去洗澡了!”特查拉指着门说。
       “哦!该死的!”瑟雅放下解酒汤,打开衣柜拿出一条宽大的浴巾,然后在门口等待。
       “伊呀!”门打开了,艾瑞克走出来时特查拉睁大眼睛盯着他,可是瑟雅手疾眼快把浴巾系在艾瑞克的腰上。
       慢一点也没有关系啊!特查拉摸摸自己的鼻子,嘴角勾起一丝无奈的笑。
       瑟雅深呼吸,艾瑞克的醉酒刚刚开始,他洗澡只是一个信号。
       “啦啦啦…”艾瑞克摇晃地走动着,张张嘴巴开始唱歌。    
       特查拉一惊,瑟雅捂住耳朵。
       艾瑞克一边唱一边跳,扭头扭腰扭屁股。
       很妖娆和很风骚。
       瑟雅捂住脸,她想离开,太丢脸了。
       夜晚刚刚来临,艾瑞克的酒疯也刚刚来。
       特查拉深刻感觉到瑟雅要他留下的用意,瑟雅她真的拦不住发疯的艾瑞克。
       艾瑞克跑出阳台准备遛鸟,被特查拉阻止。在阻止艾瑞克时,特查拉被他来了一个大腿绞杀,差点窒息而亡。所幸瑟雅拼命动他的痒痒肉,他才松开手。
       “天啊……再也不要带他出去喝酒。”瑟雅累得瘫倒在地,特查拉躺在床上大口喘气。
       如果艾瑞克没有那么用力,他会很享受的。
       特查拉刚刚有这种想法,艾瑞克就翻身抓住他的手臂,双腿夹着他的腰。这次艾瑞克没有很用力,但他睡死过去了,连瑟雅挠他的痒痒肉也没有用。特查拉就在这种被八爪鱼抓住的姿势度过了一个难挨的夜晚。

评论
热度 ( 30 )

© 惊鹿鸟-Tab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