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鹿鸟-Taboo

爱盾冬爱塞包子,不许拆我cp(´・ω・`)!

婚约者8

        “你是在逗我吗?”艾瑞克看着瑟雅直勾勾的眼神咽了咽口水,眼珠撇向四周,不敢直视。“他对我好,只是因为我是他的婚约者,如果是你,他也会对你这么好,说不定更好。”
        “他不会的。”瑟雅道,艾瑞克的表情暴露出明显的纠结,他在推翻自己心中隐约感觉到的事实。
       “但是……这是属于你的……”艾瑞克摇头。“而且我也不会喜欢他。”
       “艾瑞克,我们回去吧!”瑟雅不再浪费口舌,两人一同回去住处。
       车子停在路口,两人坐在后座心思各异。艾瑞克心乱如麻,特查拉的脸不停出现在他的脑海,还有瑟雅沾着血迹的脸蛋,两张脸在他脑海不停转变,隐如黑暗,暴露在光芒之中。
       风带着一丝酒气,特查拉揉揉自己的脑袋,他刚刚以为是酒鬼打翻了酒瓶,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是自己身上的酒气。他醉意很浓,几乎忘记自己刚刚在酒吧喝了很多酒,还拒绝娜塔莎她们的相送,独自一个人去散步。
       这是个坏主意。
       特查拉扶住一棵树,他的胃在翻腾,几乎要喷出来。最终他压制住自己想要呕吐的冲动,在这里呕吐会给清洁街道的工人带了工作难度的。他艰难走了几步,最后坐在街边的长椅上休息,几经挣扎之后陷入沉睡之中。
        克里斯小镇的风带着一丝冰凉,从远方的山泉带过来的气息。安静的街道飒飒落下枯黄的叶,叶子在昏暗的街道激动滚动,一片嫩绿的叶子从树上飘落,落到特查拉的脚边。隐藏在树上的影子动了动,刚想松开手下去却听见街道上传来沉闷的脚步声。
        影子停下动作,在察看现状。
        脚步声没有停下,越来越靠近。一个健壮的男人走了过来,他嘴角勾着一丝笑容,眼睛微微看向特查拉头上的树枝间。
        “一个女巫在城堡游荡
         用一颗暗黑星星领路
         她比尖刀还要危险但是
         确实长得很漂亮……”
        男人坐到特查拉的身边,手臂靠在椅背,张开嘴巴唱起了歌。这本是一首意大利童谣,却被男人唱出艳曲的感觉。
        歌曲灌耳,不难听,却刺激特查拉的耳朵与大脑。
        黑色的长袍迎着风飞扬,浑身上下散发迷人、诱惑、危险气息的巫缓慢走进来,他的身边飘浮着黯淡的星,他袒露出的胸膛流淌浅色的光。他来到了国王的床边,把脚踩在丝绸床单上,国王黝黑的眼睛直直望着巫。巫是男性,他有着健壮的肌肉,比国王更加的强壮,曲线更加分明。可是他是一种毒,只对国王有效的毒。毒进入国王的鼻腔,占领国王的思想。
         巫有着和艾瑞克一模一样的脸和身体,他微微一笑,脱下衣袍。云散开了,月光泄下,银色的月光在他的身上游走发光。
         “砰!”
          特查拉猛的从梦中醒过来,整个人扑到地上,撞出一声巨响。他晕眩了好一会才挣扎爬起,捂住撞到破皮但没有流血的头,跌跌撞撞坐回长椅。
         该死的……特查拉咬着牙心想,他的身体热火灼心,欲望流动在他的四肢与大脑,他仿佛变成一个没有办法压制住仰天长啸欲望的哈士奇,看见月亮就想嚎叫。
       “呵!”
       忽然,特查拉听见一声轻笑,他一愣猛的往左边看,见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看着他笑。笑容有点讽刺,似乎在嘲笑特查拉控制不住理智,他也的确在嘲笑。
       “你是谁?”特查拉微微蹙眉,若不是男人发出声音,特查拉根本发现不了他的存在。
        男人并不是碰巧坐在这,他双眸上下打量特查拉,眼中的算计让特查拉背后发凉。
       这莫不是变态?
       男人没有印证特查拉的想法,他从口袋拿出烟抽出一支含在口中,点燃它。
       “只是个孩子啊……”男人深吸一口烟,他瞥了特查拉一眼起身,缓缓离开。
       “特查拉……”男人刚离开在街头,特查拉的几个保镖一脸紧张跑出来。“那个男人是谁?你认识他吗?”保镖队长脸色铁青的可怕,特查拉有些疑惑摇摇头。“该死的……跟着那个男人……”
特查拉身边的保镖都是万里挑一的战士,但他们在八分钟前同时被迷晕,直到十秒前才苏醒过来。这是特查拉保镖团第一次失手。
         他们找不到那个男人的踪影,他凭空消失了。





评论
热度 ( 16 )

© 惊鹿鸟-Tab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