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鹿鸟-Taboo

爱盾冬爱塞包子,不许拆我cp(´・ω・`)!

婚约者7


        黑色的发散落在白色的沙发上,窗口吹入徐徐而来的风,瑟雅闭眼躺在沙发上,蜷缩如同一头受伤的幼兽,微微颤抖着。
        喧闹的声音被隔绝在外,激起冲动的气味弥漫在走廊中。艾瑞克既担忧也愤怒打开每一道门,被打扰的男女愤怒大吼大叫,艾瑞克立即把门关上继续寻找。一道又一道门被愤怒的艾瑞克敲开,他心急如焚却始终找不到瑟雅。特查拉跟在他的背后,同时拦住试图跑出来教训艾瑞克的男人,把他们通通拦下。
        “不要……”熟悉的语言从第九道门打开后传出来,艾瑞克迅速如闪电抓住按住女孩图谋不轨的男人,拽住他的衣领把猛的往墙上撞。接着松开男人立即挥拳连续击打剩下的两人。艾瑞克凶猛似暴怒的豹子,血腥的眼眸暴露无遗,没有丝毫掩饰。
          追逐猎物的野兽,被猎物激怒的野兽,他没有丝毫慈悲心。当心中那条弦被碰触,他的理智被藏在黑暗中的恶魔吞噬,彻底成为恶魔附身的器具。
       没有关系的,为了她沾满血腥,为了失去人性。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她的笑容,她的善良,她为了自己而葬送的纯洁,为了她可以做任何事情。
      “呜……啊……”恐惧的哭喊声从很远的地方顺着风传过来,艾瑞克停下手中的动作,茫然站着。他的双手沾满了血,血顺着手指滴在地上,被灰色的地毯吸收进去。
        艾瑞克回过神,他看了看缩成一团哭泣的亚洲女孩,她抬头看着艾瑞克,有感激也有害怕。
        艾瑞克红了眼睛,把手机放进了口袋,脱下上衣给了女孩,一声不吭地转身到下一个房间。
         特查拉瞥了一眼遍地狼狈,心情有些怪异。他的眼眸望着艾瑞克,从他凹凸有致的背部肌肉到腰,再到微翘的臀部。他的身体似乎飘过一股罂粟的气味,吸引特查拉的一切,深深烙进他的脑海中,此生不能戒去的气味。
         我是疯了吗?特查拉问自己,只是初见那一瞥,现在认识的短短数日,这个叫艾瑞克的男孩就沾满了他整颗心。
        婚约者,这三个字如希望如绝望在特查拉的心中交替,如昼夜交换,永不停歇。
        艾瑞克深呼一口气,他的脚刚要踹开门,手机一阵猛烈的响震。他一愣,拿出手机一看屏幕上名字立即接听。
        “瑟雅,你在哪?”艾瑞克激动地问,脸上是压制不住的兴奋。“……好,我立刻去找你,你不要离开。”艾瑞克松了一口气,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血有蹙起了眉。
        “用这个吧!”特查拉从口袋拿出一条手帕。
         艾瑞克望着特查拉,特查拉微笑着,优雅禁欲,透着一丝诱惑。特查拉的眼神有点带刺,如痛玫瑰的刺轻轻敲击,也像一种不会灼伤皮肤却带着疼痛的情趣蜡烛滴在身体上。
        “多谢!”艾瑞克接过他手中的手帕,不经意碰触到特查拉的手指,如火炭一样的烫,灼心的温度。“我先去找瑟雅,谢谢你今天帮我。”艾瑞克微微别过脸,他不敢再与特查拉对视,他脸会红,虽然深色的皮肤并不明显。
        “嗯!你不用对我说谢谢,永远不用的。”特查拉保持笑容目送艾瑞克,他心里有些话,但现在还不能说。
         “你不追吗?”特查拉站了好一会,娜塔莎走过来问。
         “现在还不是时候。”特查拉说,有些事情还有查,关于瑟雅的身份。“娜塔莎,你知道吗?如果是偶像剧里,我和艾瑞克回爱上瑟雅,并为了她发疯。可惜,我和艾瑞克不是情敌,我喜欢上他了,而不是瑟雅。”特查拉嘴角勾起嘲讽的笑,脑子浮现瑟雅的脸。
        喜也瑟雅,怒也瑟雅。
        晚风吹过街道的落叶,瑟雅赤脚踩在酷热退去的街道,坐在街边的阶梯上。街道人很少,瑟雅双目无神望着远方,脑子一片空白。
         握住的手机在激烈震动着,如同拨打手机的人,可是瑟雅累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份失望紧紧包裹着她的心,扎进去了。震动没有停止,它依旧倔强,瑟雅微微叹气,接了电话。
       “瑟雅,你在哪里?”手机另一头的女孩焦急地问。
       “你迟到了,迟到了很久。”瑟雅面无表情,心中的弦弹了几下,流露出丝丝委屈。
        “我很抱歉……”
         “你总是在抱歉。”瑟雅低下头,嘴角勾出一丝苦涩的笑。“我不想要你的道歉……我要你在我身边,你谎话连天,是个谎言成性的混蛋。”
        “瑟雅……别这样说我,我来到美国很困难的……你的家族在追杀我……我没有别的办法,我只能躲起来。”
         “我可以为你放弃生命,你却不肯为我去冒险吗?你总是这样……你根本不在乎我,过去是,现在也是。”瑟雅有些癫狂扯着自己的头发,声嘶力竭发出自己的愤怒。
        “瑟雅我爱你……”
         “不……你不爱我,我不会再见你的。”瑟雅说完就挂了电话,抬头抹去自己眼角的泪。
       轻轻却掩饰不了沉重的脚步声,瑟雅抬头,对上艾瑞克心疼无奈的眼神。
        “我不会再犯过去的错误了。”
良久,瑟雅用沙哑的声音说,双眼红红染上血色,若隐若现的哀伤给她蒙上一层阴霾,再无往日的喜悦纯真。
        在那样的家族,做自己很难,瑟雅坚持了很多年,可是她的手终究是染上了污垢。艾瑞克最内疚、悲伤的,为了脱离血脉中沉睡的魔鬼,瑟雅那么痛苦地坚持,却为了他和他的家人朋友而放弃。
        “瑟雅……你可以考虑特查拉,他是一个很好的人……他会好好待你的。”艾瑞克瞥到自己手中的戒指道,特查拉性格很好,背景雄厚,也有国王之称,他能保护好瑟雅的。
         “我不需要照顾,我不是一个生活残疾的人……而且你没有发现吗?”瑟雅站起来,拍拍屁股的灰尘,吸吸鼻子望向艾瑞克。
        “什么?”艾瑞克有点疑惑。
        “特查拉喜欢你。”瑟雅肯定地说。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惊鹿鸟-Tab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