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鹿鸟

爱盾冬爱塞包子,不许拆我cp(´・ω・`)!

婚约者6

婚约者6
       痛,如带倒刺的刀旋转刺进心口,用尽所有的力气拔出。
       火在烧,硝烟的气味飘浮在空中,刺痛鼻腔。那一夜,白色的火烧到加州平和的某地。
        艾瑞克记忆中的故乡有着脏乱的街道,浓妆艳抹站在街头抽烟抛媚眼的女性,口袋永远带着枪、吸烟喝酒吹口哨,金色的项链与灯光相互映照的男性。
      也许这个地方乱、差、脏,可是艾瑞克眼中,它阴暗的巷子总带着危险与神秘,你永远不知道黑暗处有什么。那样的神秘与好奇,艾瑞克和其它孩子一样四处游荡,否定父母给予的忠告,以为自己可以战胜一切危险。
         在那里,白色并不是干净纯洁的颜色,而是带着腥风血雨与死亡的颜色。那里的人称他们为白色的魔鬼,艾瑞克叫他们的头目白猩猩。
       残酷的地方,残酷的人,连头顶那片月光也是残酷的。
冰冷的月光撒下,艾瑞克呜咽着,温热的泪水从眼眶漫出。
        “不,艾瑞克别,求你了。”母亲的手越来越紧,艾瑞克拼命摇头想要挣脱母亲的束缚。他宁愿死,也不要这么憋屈、后悔地活着。他最好的朋友就被白猩猩按在地上凌辱,发出痛苦、悲伤、绝望的声音,眼泪流出汇成一汪水,映着头顶那片白亮的月光。
       是啊,就是这么残酷的,弱小的人只有被屠杀、凌辱的下场。
       “哈!”艾瑞克汗流浃背从睡梦中醒过来,心跳飞快,可是他却没有停止想要睡觉的欲望。艾瑞克迷糊之中发觉有什么事情不对劲,他猛、狠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掐得完全清醒过来。他晃晃脑袋,心脏咔塔一下,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他顾不上穿鞋,冲出自己的房间,站在瑟雅的房间拼命拍门。
        瑟雅在里面吗?她可能不在,也可能在。她有吃安眠药的习惯,说不定睡死过去了。安眠药……艾瑞克汗如雨下,他的脑子浮现一个十分有可能的想法。瑟雅给他下了安眠药,然后偷偷跑出去了。
        艾瑞克放弃敲门,他走到瑟雅隔壁的空方便,从空房间的窗户跳到瑟雅房间的窗台。窗户没有上锁,艾瑞克轻易进入,不出他所料,瑟雅不在。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手机启动一个追踪软件。闪动的红点在克里斯小镇南方交通便利的酒吧。艾瑞克低下头,紧紧握住手机。
       “说真的,你的那个未婚夫是怎么回事?”杰克酒吧内,娜塔莎喝了一口血腥玛丽微微挑眉,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字面上的意思。”
         “嗯哼……万花丛中过的国王终于遇上了嗯……一个神奇的男孩。”
         “哦……别说的我像个花花公子一样。”特查拉无奈地说,黝黑的眼睛泛起一丝光芒,艾瑞克的确是一个神奇的男孩。遇见他时明明就在黑暗之中,他深色的皮肤隐没在阴影中,只有扬起的笑容灿烂如阳,牙齿雪白如云。只是微微一瞥,那个笑容却不经意刻在了脑海之中。
       当时特查拉并没有发现,那轻轻一眼,淡淡而过的心跳变化叫做心动。他还没有懂得爱情,可沐浴阳光之中,他的脑海翩翩出现那个笑容,他甚至渴望那个笑容是专属自己的。
       “哦……特查拉,你的心动了。”娜塔莎微微张开红唇,这可在意料之外。她以为特查拉只是对艾瑞克有好感,没想到特查拉已经把自己的心交付出去了。
        特查拉勾起嘴角笑了笑,娜塔莎望着他平淡接受自己的心交付出去的事实、还带着一丝苦涩的笑容有点难受。爱情是磨人的东西……谁先心动谁备受折磨。
        别……你可是大家心中的国王……你不该成为爱情的俘虏。娜塔莎刚想开口说话,特查拉的手就捂上她唇。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别。”特查拉摇摇头,他不想失去这份感情。
        有点东西,碰触了就不想失去,哪怕它会化作一把刀,顺着视线刺进眼瞳,插入心脏,此生不能遗忘。
        “我对你没有兴趣,请你让开。”
        恍惚之间,特查拉似乎听见艾瑞克的声音,他低下头苦笑。自己的心沦陷到如此疯狂了吗?竟然出现了幻听?
        “你亲我一口,我就让开。”一个娇纵的声音传过来。“你生气的模样真英俊,像头豹子一样。哈哈哈哈!”
         “让开!”艾瑞克暴怒的声音刺破喧闹的声音,拦住艾瑞克的女生一愣,她完全没有想到会有人完全忽视她的魅力,用如此恶劣的态度对她。
       艾瑞克从她身边擦过,走入人群后有点茫然、急躁望着四周。该死的,这里的人太多了,他根本找不到瑟雅。
        艾瑞克四处张望,他走到吧台看着酒吧问:“你看见一个这么高的中国女孩了吗?”他往自己的肩膀上比了一个高度,酒保看着他转动眼瞳,抿起了嘴巴。
       “告诉他!”穿过人群的喧闹,特查拉走到艾瑞克的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特查拉的双瞳如炬,语气威严十足,如同一位国王对士兵发号施令,让人没有勇气拒绝。
        “她在楼上,喝了有料的酒,被三个白人带走了。”酒吧听见特查拉的话后立刻道出自己所知道的事情。
        “谢了!”艾瑞克飞快说出两字,匆匆忙忙往楼上跑去。
特查拉垂下眼眸,身体却毫不犹豫跟上艾瑞克的脚步。
        哦……上帝。
        娜塔莎发出无奈的叹息。

评论
热度 ( 15 )

© 惊鹿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