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鹿鸟

爱盾冬爱塞包子,不许拆我cp(´・ω・`)!

婚约者5

        风从远方来了,带着潮湿的气息,蓝色的天聚集沉重的乌云,不到一个小时下起了倾盆大雨。
         艾瑞克站在窗边,他手里拿着是冰凉的啤酒,这从手心传到心口的冷并没有把他从回忆拉回来。
        “找到瑟雅了吗?”暗黑的树林里传来人们的询问,得到的回答是“不!”
        那夜,点点灯光在山岭雨幕中不断闪动光芒,老的、少的、男的、女的,他们寻找的呼唤声传到很远很远。睡眠中的鸟纷纷萎缩在巢内,他们悄悄探出头去观看这群疯子一样的人类。
        瑟雅失去了踪迹,一向听话乖巧的瑟雅用这样的方式反抗长辈的无情,对她自由的干涉。
       艾瑞克是第一个发现她的人,瑟雅没有了呼吸,连心跳也停止了。
        那一瞬间,艾瑞克的世界陷入黑暗,他唯一的朋友离他而去,变成冰冷的尸体。
       所幸,瑟雅只是身体进入休克状态。
       如果世间有神,那它一定听见了艾瑞克的祈祷。
       特查拉发现艾瑞克有点不对劲,艾瑞克眉宇间总带着一丝忧愁,惧怕什么难以接受的坏事发生。
         雨下的很大,学生的心情也受到了影响,校园比往日安静许多。
         “你有什么心事吗?”特查拉问,他手中拿着一罐冰可乐,递给艾瑞克。
         “没有,只是有点担心瑟雅。”可乐很冰,这股冷从手心传到大脑,像发现瑟雅失去意识的那一天一样冰冷。
特查拉微微蹙眉,他微微低头,似乎在思考瑟雅的问题。艾瑞克太在乎瑟雅,在意得让特查拉不舒服。
        “我有点好奇,你们为什么来这里?”特查拉问,他没有直接问心中的疑问,而是问出他们来到这的目的。
        这个婚约从出生不久就定下,可是这么多年没有提过几次,连特查拉知道这事也是从父母闲谈中无意知道的。明明是都不在乎,像一句玩笑的婚约在现在却像出台法律必须遵守。
很奇怪,十分奇怪。
        “只是换个环境。”艾瑞克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他不能说,不然瑟雅的身份会暴露的。
        “瑟雅她可能的是没有适应过来这里的生活,用中国那句话叫水土不服。”特查拉没有追问,安慰艾瑞克,让他别担心。
        “你还挺了解这些的。”艾瑞克此时的笑轻松了一丝,可片刻之后又变得沉重起来。特查拉对这些老话挺了解的,看来他下了不少功夫。
         “砰砰砰!”球场上的篮球不停窜动,球员的汗水挥出如雨下,在灯光下映出一道淡淡却漂亮的彩虹。
         特查拉与艾瑞克配合的很好,带球向前,假动作相互换手接球,在短短的三分钟内进了七个球,赢得场外一片喝彩。
        “真是挺不错,不愧是定下婚约的人。”忽然耳边传来几个不怀好意的声音,瑟雅眉头一皱向说话人瞥过去,是几个白人。
         “他们在床上配合的更好,新转来的死基佬屁股紧的很呢……哈哈!”
         “真是没想到球场上的国王竟然是同性恋,真是恶心。”
特查拉太优秀,他的存在是克里斯高中的荣光。可是,无论他多优秀,只要与大众逆向而走,注定是落败。即使美国所有的洲同性婚姻合法,即使大家都说支持同性恋自由恋爱婚约,即使种族歧视平和的许多,但反对、鄙视的声音从来没有停止过。
          黑人、同性恋、运动员,三者的结合体又会是什么下场?
         “不会有俱乐部会招基佬的,特查拉完了。”
         “那个叫克尔芒戈的人是个祸害呢,他一来特查拉就弯了……啧……真是恶心的黑鬼……”
         “道歉。”瑟雅猛的站起来走到那几个人的身边,冷着脸道。
         “你说什么?”最开始侮辱特查拉和艾瑞克的人一脸疑惑。
        “跟艾瑞克和特查拉道歉。”瑟雅双手握拳,怒视他们。
         “哈?你疯了吗?你他妈滚回亚洲,小眼睛的黄皮。”他们不屑一笑。
         “这是美洲,你他妈该滚回欧洲,你这只臭鼬。”瑟雅不甘示弱嘴巴张合说出他们最讨厌的话。
         “你在找死!”一个白人怒气冲冲推了瑟雅一把,瑟雅躲闪不及被推中,重重跌到地面,手掌被地面的小石块戳破,丝丝血腥味在空气弥漫。
        “砰!”篮球重重摔在球场上,艾瑞克猛的冲到瑟雅的身边冲着推瑟雅的白人来了一拳,直接把他打趴到地上。
        “你这该死的黑鬼……”被揍得鼻血直流的白人大喊大叫。
        “你说谁黑鬼?”球场上不缺黑皮肤的球员,也不缺和黑皮肤交朋友的白人,那人的一句话直接惹恼了一群人。
        场面一度失控,瑟雅被赶过来的娜吉亚扶起到一边休息,艾瑞克紧紧抓住罪归祸首的衣领,若不是特查拉抱住他的腰拦住他,艾瑞克怕是要把那人揍进医院。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惊鹿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