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鹿鸟-Taboo

爱盾冬爱塞包子,不许拆我cp(´・ω・`)!

双豹组 T'ChallaXEric——重坠8、9

8.

      “这是什么鬼?”从天而降的史蒂夫直接把骷髅踩得四分五裂,手挡住黑暗中唯一的光源,手中的枪也准备好,随时准备来一发子弹。

       “噢!罗杰斯先生!”特查拉认识史蒂夫,他有些惊讶叫出史蒂夫的姓氏,同时疑惑忽然来到这的史蒂夫·罗杰斯。

      “特查拉!”史蒂夫记得这个强壮的黑人小伙子,是他的朋友山姆·威尔逊的朋友,也是瓦坎达集团的总裁。史蒂夫收起了枪,乌漆墨黑的,枪不小心走火就不好了。

       “你这么会在这里?”

      “有人给了我一个消息,我最重要的人可能在这里。”

      史蒂夫的眉头皱得厉害,艾瑞克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把眉皱得这样深,能够夹死一只刚刚长出翅膀的蚊子。最重要的人?美国队长最重要的不是美国人民吗?

       “我好久没有来这里了,差点忘记了路。”史蒂夫说,告诉他们自己怎么会从上面下来。史蒂夫不是意外掉下来的,而是通过一条捷径,一条很多年前有个温柔的人偷偷告诉他的。

       “你以前来过这里?”艾瑞克及时抓住史蒂夫话里的重点。

       “我以前在这间孤儿院呆过一段时间。”史蒂夫深深叹气,他呆在托马斯的时间不长,但这段时间却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日子。他的一生才走了一小部分,但是漫长无比。童年被受欺负的冰冷中度过,父母离世的悲伤,亲人的冷漠。长大参军在血腥中入眠,看着年幼的孩子被炸弹炸得四分五裂,清晨说早安的战友在下午只剩下伤痕累累的尸体。漫长的日子,漫长的人生,若没有再托马斯那段温暖的人生经历,史蒂夫会活得很没有盼头,很空洞。

       “给你消息的人是瑟雅吗?瑟雅·李?”艾瑞克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在这瞬间连上了,史蒂夫来到这里是有理原因的。若把地址放进他口袋的人是瑟雅,那么把史蒂夫叫过来的很可能也是她。

       “瑟雅?”史蒂夫听见这个名字很惊讶,艾瑞克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你是怎么知道她的?”

       “她是我的朋友,我来到这里就是来找她!”

       史蒂夫的脸色变得很难以置信,沉默半响才说:“她还活着吗?但我知道的是,她在2006年托马斯的那场意外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二十多个孩子都死了……”还有他的巴基也死了。

       “如果他们都死了,那你来这里找谁呢?”

       是啊……都死了,他还来这找谁呢?来找幽灵吗?史蒂夫心存侥幸,那年看见的尸体说不定就是他因为恐惧而看见的幻觉。

      死亡是个沉重的话题。

      三人都沉默了,心情都很复杂。

      “亲爱的,寒风肆孽你为何还在门外?

       亲爱的进来吧,这里有温暖的壁炉,这里有美味的食物,这里有我们。

       亲爱的你别害怕,我们在这,过来吧!过来吧!”

       那渗人的歌声再度响起,艾瑞克的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

       史蒂夫听见这歌声呆住了。

      “亲爱的你别害怕,外面的怪物无法进来。这里的壁火很温暖,这里有我们。”史蒂夫忽然开口,他的声音微微颤抖,压制住自己的激动心情。“这里有我……这里有我们 ,坏脾气的瑟琳娜,长辫子的瑟雅,白皮肤的小皮特。我们还有种子,春天会开花。爱喝牛奶的詹姆斯在花下睡觉,瘦瘦的史蒂夫在给他打伞,爱吃的雅格夫偷吃托马斯女士的蛋糕……”

        “砰!”

       一声巨响打断史蒂夫的歌声,地面有些震感,一面厚重的墙壁向两边打开,露出条亮着昏黄灯光的通道。

      “你要留下吗?你的朋友会希望见到你的!”贾维斯问。

      瑟雅摇头,她的眼睛望着躺在冰柜里的男人,沉下眼眸,淡淡的悲伤涌上心头。

      “詹姆斯,再见!”她说,在男人的额上留下一个祝福的吻。通道已经打开,艾瑞克他们很快就会来到这里,她也该到了告别的时候。

       脚步声在远处响起,瑟雅打开了另一个通道,与贾维斯消失在地下。

     巴基醒过来时感觉到的是寒冷,他冷得失去所有触感。他最先感觉的温暖是泪水,不知道是谁的泪水像火一样的灼热,把他脸上的冰霜融化。流眼泪的人一定有一颗坚强又滚烫的心,不然眼泪怎么会这么热?

       巴基哭了,他不是一个脆弱的人,但当他能够慢慢感觉那双手的时候,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艾瑞克的心情很复杂,见到两个肌肉美男同时在哭,谁的心情都会复杂。他的双手不安分相互抓捏,显得很不自然适应。

       特查拉手上的手链浮现浅蓝的光,他的表情一变。

      “先生们,我们该离开了,有一队人马往这边来了,带着重型武器。”特查拉不想打破这尴尬又温暖的场景,但是时间已经不允许他们继续沉浸在这情绪中。 

       “砰砰砰……”连续不断的子弹声扫射在托马斯孤儿院里,若是有人在大厅内,怕是会被打成肉酱。

       “砰!”一声巨响炸的地下摇摇晃晃,史蒂夫熟悉这个声音,是炸弹爆炸的声音。

      “别怕!我在这里!”怀抱里都的巴基说,他不知道发生什么,只感觉到史蒂夫的身体在颤抖。不是激动,而是害怕。

       时间的确来不及了。

       “我知道另外一条路!”史蒂夫大声说,他猛的往前冲,背部向前撞了上去,撞出一个可以通过大小的洞。

      “他妈的!”艾瑞克惊讶大喊,史蒂夫的速度根本不是人的速度,一下就没有影子,只剩下一个个被撞开的洞。

      “砰砰砰!”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响起,特查拉打开了黑豹战衣,抱起艾瑞克猛的往前冲。

      爆炸的火光晃动在场所有人的眼睛。武装部队在一番扫射之后进入了孤儿院,随之在远处的瑟雅按下了炸弹的按钮。爆炸从孤儿院一直延续到埋葬孤儿院孩子的坟墓。瑟雅没有一丝的犹豫,也没有悲伤。

        孤儿院、孤儿怨,坟墓里没有埋葬一个人。

        斑鸠说道,它扑腾翅膀,落在地面死去。

9.

        巴基被送到了瓦坎达的医疗部,史蒂夫寸步不离,在医生为他检查的时也没有离开。医生们都很无奈,他们也发现有史蒂夫在,巴基的情绪会更好些。

       艾瑞克有些疲惫,他身上没有什么伤口,只是被特查拉的爪子划出几条血痕。特查拉有些内疚,艾瑞克瞪着他,差点动手打他。自己从来不是什么娇弱的花朵,从小在各种各样的场合打滚长大的,这种事情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为了不再看见特查拉,艾瑞克跑到厕所去了。特查拉也明白自己惹他生气,没有跟上去。

       “该死的有钱人!”艾瑞克洗了吧脸,对着镜子细细看自己的脸。自己还是非常英俊的,在找到瑟雅之后还是乖乖回去自己的平民窟,这里不适合他。

      “呵!”忽然一声轻笑出现了,艾瑞克猛向声音望过去,惊讶看见瑟雅的脸。“你……”艾瑞克太惊讶了,嘴巴张的极大,有些滑稽。

       “哦,小可怜!”瑟雅笑了,走上前拥抱艾瑞克。

       “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拥抱过后,艾瑞克疑惑问。他进来这里也有大量一段时间的没有发现瑟雅的存在。

       瑟雅笑着,摇摇头,走出秘密的表情。

       “我听说你在找我!”

       “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上你了!”

       “艾瑞克,你不应该来找我的!”瑟雅望着艾瑞克,有些无奈,却又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

       “你是我的朋友!”

        是啊!朋友总是最重要的,艾瑞克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重视了。

        “的确,我们从认识那天开始就是朋友了。”瑟雅笑眯眯的样子很好看,棕色的眼睛流淌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光芒,勉强形容的话就是一分平静、两分温柔、三分撩人、四分危险。“但从今天开始,艾瑞克你不在是我的朋友。”

       什么?

      艾瑞克还没有反应过来,瑟雅的手指伸到他的脖子后,以一股极大的力道按晕艾瑞克。

      “再见,艾瑞克!”

      洛杉矶的天气很好,沿着林荫道走走停停会很舒服的。

     艾瑞克找了一份工作,到一家叫“小熊蛋糕店”的店当店员。

     说起来也奇怪,艾瑞克的模样怎么也不适合蛋糕店的店员,但是他去应聘了,店主也录用他了。

     “艾瑞克那个人是你的朋友吗?”店主艾丽娅问艾瑞克,艾瑞克望过去,见到了特查拉刚刚走进门,看见艾瑞克就定住了。

      “算是吧!”艾瑞克没有隐瞒,艾丽娅是个很好的人,艾瑞克不忍心欺骗她。

      “长得挺帅的!”艾丽娅说,说完就转身到厨房准备蛋糕。

      “你来这里干什么?”等到厨房的门关上之后,艾瑞克走出来,揪住特查拉的衣领问。“我以为我们已经说清楚了!”艾瑞克的语气有些冷酷,特查拉有些受伤,可他保持微笑。

       “只是路过而已。”这是事实,特查拉有千百种办法找到艾瑞克,但是他没有。然而,他和艾瑞克还是遇上了,在完全想不到的地方,这难道不是缘分吗?“这里有什么招牌蛋糕吗?”特查拉接着说,他不打算直接走,这里面蛋糕的香味太浓,把他的味蕾勾出欲望来了。

       艾瑞克松开手,艾丽娅需要钱,他不能搞砸生意。

      “这里最好吃的是Drunken Beauty和Black Snow,艾丽娅独创的秘方,其它的地方都没有。Drunken Beauty加了果酒,口味很独特。Black Snow更甜一些,放了很多巧克力。”艾瑞克知道的不多,他很尽力表达蛋糕的美味。

       “两个我都要!”特查拉说,艾瑞克看了他一眼,咬了一下嘴唇。他感觉自己在做一件错事,心脏被一块石头来回摩擦,疼痛一次次加剧。

       “呃?”艾丽娅出来后,发现橱窗里的蛋糕都卖光了。她的蛋糕这么受欢迎吗?

      艾瑞克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艾丽娅的店才刚刚开业两天,昨天生意还很冷清,今天忽然变好了?

      一连好几天,蛋糕店的生意非常好,每天做好的蛋糕面包都卖光了。艾瑞克知道是谁的原因,艾丽娅很开心,他也有些无措。开间蛋糕店是艾丽娅的梦想,她开了,如果生意不好,这个梦想也没有办法继续。

       “我先走了,再见!”艾丽娅微笑跟艾瑞克告别。

       蛋糕店二楼是仓库,里面还有一间小房间,艾瑞克就睡在里面。地方不大,但很舒服,艾瑞克也没有嫌弃,艾丽娅同意他住还不收他 房租,这样已经很好了。

       艾丽娅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家,她走到蛋糕店对面的咖啡厅,特查拉坐在店里能够望向蛋糕店的位置,透过橱窗他看见艾瑞克在打扫蛋糕店的身影。

      “晚上好!特查拉先生!”

       特查拉几乎每天都到小熊,有时候艾丽娅会在,特查拉会跟她打招呼,两人也交换了姓名。她来找特查拉不是临时决定的,她观察了特查拉和艾瑞克很久。艾瑞克对特查拉的感情很复杂,他喜欢特查拉,却又不想靠近,可能是怀疑他的真心,也可能是自卑认,想的事情非常多。特查拉眼睛盯在艾瑞克身上就不动了,他经常想对艾瑞克说话,但他压制住了。两人多余的话都没有说,眼神相互交缠,总是不自然的模样。艾丽娅起初有些疑惑,后来明白,在背后狠狠翻了个白眼。

       “艾丽娅小姐晚上好!”特查拉礼貌地回应。

       “我想和你谈谈艾瑞克!”

      艾丽娅坐下,特查拉为她点了一杯咖啡,艾丽娅表示自己不喜欢咖啡,把咖啡改成了果汁。

      “我见到艾瑞克的时候是在一个星期的前的下午,我的店刚刚装修好,贴出了雇佣信息。”艾丽娅慢慢回忆起那天的场景。

        一个人张罗店是不可能的,艾丽娅需要一个帮手,可以干的了粗活,还可以当雇员的。她一筹莫展时,门的铃铛响了。一个高个子的男人走了进来,艾丽娅的心嘎达一下,莫非是收保护费的?

       “你这里是雇人吗?”跑进来的艾瑞克问,艾丽娅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点了点头。

       “你觉得我可以吗?”艾瑞克有些迟疑问,他的眼睛看到了店里的装饰,好粉嫩的风格啊。他妈的,是蛋糕店!

      呃!走错店了,怎么办?在线等,很急。

      “请坐!”艾丽娅做了请的手势,把艾瑞克带到边上的椅子上,请他坐下。

      “呃,我当过肯德基的服务员,木匠帮工、刷墙匠、园丁、酒保、后厨帮工……”艾瑞克伸出自己的手指,一个个数。

      艾丽娅看着他,眼前这个男人长得人高马大的,性格倒是有些内敛,数手指的样子有些可爱。

     “我知道了,你什么时候可以上班?”艾丽娅等艾瑞克把自己所有做过的工作都说完,说出雇佣艾瑞克的话。

       “嗯?”艾瑞克诧异看着 艾丽娅,这女人脑子没有问题吧!“你要雇佣我?”艾瑞克确认一遍。

       “对!你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

      “我都可以!”

      “那么今天吧!”

      “没有问题!”

      “特查拉先生,我认识艾瑞克的时间不长,但我的感觉是——艾瑞克还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他没有什么朋友,没有客人时就一个人发呆,不喜欢玩手机,不和人交流。他像一个受伤太多,对世界不抱希望,内心深处也舍不得这个世界。他茫然,他不舍,可是他连活着的理由没有找到何。美国有很多这样的人,他可以沉迷酒精、性爱、吸毒、暴力,但是他没有,他选择来到一间正规的店来应聘工作。他看着坚强、淡漠,但只是为了伪装,用来保护他曾经受伤不想长大的自己。你在艾瑞克的心里有一些地位,我看得出来,但你们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会把你拒之千里?”

       特查拉很认真听艾丽娅说话,他要多听听别人的意见。特查拉思考了很久,他在很久之前就知道艾瑞克,在那张照片之后,他把这个叫艾瑞克的人埋藏在心里。起初只是喜欢这个作品,慢慢的这个人慢慢进入他的梦中,渗进他的脑子深处,那片不可探知之地。他去寻找艾瑞克时,却发现,艾瑞克因为在学校贩卖毒品被勒令退学。事情很不对劲,特查拉只要稍微查一下就知道艾瑞克是被冤枉的。冤枉他的人是艾瑞克的室友,一个有着位高权重老爸的青年。那个青年不止贩毒,还对艾瑞克有不轨之心。

       权力是个好东西,不是吗?

       “我不知道。”特查拉过了很久说,他眨了几下眼睛,对自己的无知、不了解感到悲伤和痛苦。他看见的艾瑞克是模糊的,他可以牵艾瑞克的手,可以拥抱艾瑞克,可以与艾瑞克缠绵,可他看不起艾瑞克。

       “你可以尝试更了解艾瑞克,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艾丽娅露出抚慰人心的笑容,她的五官很适合笑,笑起来特别阳光。

       特查拉一直想找个机会去找艾瑞克聊聊,只是一直没有下定决心。艾丽娅刚好推了他一下,总得去和艾瑞克谈谈的。

TBC

评论
热度 ( 6 )

© 惊鹿鸟-Tab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