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鹿鸟-Taboo

爱盾冬爱塞包子,不许拆我cp(´・ω・`)!

双豹组T'ChallaXEric 重坠3

3.

      艾瑞克再次给瑟雅打了电话,他内心是煎熬是难过的,压着心脏,连呼吸也有点疼痛。

      “你好!”出乎艾瑞克意料之外,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瑟雅?……不,你不是瑟雅,你是谁?”

     “我只是一个路人,我在马路见到这部手机的……你是这手机主人的朋友吗?”

     “对,我是……你在哪里捡到这部手机的?”艾瑞克挠挠头,焦躁不安,在房子内来回走动。

     “这是洛杉矶百老汇大街附近!”

     “什么?洛杉矶?”

     瑟雅去的不是旧金山吗?为什么在洛杉矶?

     “嘿!你冷静一下,我有事和你说……在我捡到这部手机之前,这条街发生了很大型的车祸,车祸是因为有黑帮的人在火拼……手机的外壳很糟糕……我不确定会不会发生了什么,但你最好来一趟洛杉矶。哈喽……你还好吗?”

       夜有点深了,街头的人不多,零星站在街角的女人和男人抽着烟,眼眸演示风情万种,撩拨过路孤独的灵魂与身体。

        灯光斑斓流动在特查拉的脸上,深邃的眼眸黑得像夜一样。他穿了一套印有奇特异样风情的休闲装。他来到了艾瑞克所居住的区域,这里和他想象的差不多,站在街角里不怀好意的男人,捡到他手上戒指蠢蠢欲动的小贼,眼眸从上扫到下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露出笑容的妓女。

       特查拉一步步走上四楼,在走廊里他遇到了几个彪形大汉,戴着棒球帽,脖子挂着大金链子。他们站在艾瑞克的门前,在听到脚步声之后立刻盯着了特查拉。

       黑人、性感,一眼能感觉到他与其他人不同!

       “艾瑞克·克尔芒戈,你得跟我们走一趟。”为首的男人说,他走进特查拉,口中喷出的气喷到特查拉的脸上。特查拉蹙眉,他不喜欢陌生人靠他那么近,还是有口臭的陌生人。

        “离我远一些!”特查拉挑眉,冷冽的眼眸扫了在场几人的脸。

       “肯尼先生说,他不介意我们都上你一遍!”男人的手按在特查拉的肩上,暧昧地嗅嗅特查拉的脖子与发丝,味道很好。

       “砰!”特查拉眼眸闪过一丝恐怖的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首领的脖子,猛的把他的头撞到墙面。首领当即头破血流倒地不起,他的手下一楞,等到反应过来时,特查拉的拳头痛快击中他们的脸。场面混乱无比,特查拉个子高,身体强壮,但是他的身手意外的敏捷。如同一只豹子,穿梭在敌人的空处,给他们最致命的一击。 

       “肯尼先生他妈的不会放过你的……那时你会跪在地上舔无数男人的屌,你会被按在地上从人到野兽全部都操你一遍!”首领吐出一口血,他刚刚咬到舌头,现在说话含糊不清。

       “你威胁错了人!”特查拉走近首领,抓住他的头发,把他的头拎离地面,在他的耳边说出自己的名字。

      首领的表情从震惊慢慢变成绝望。

      在美利坚,谁能够撼动瓦坎达国王的权威呢?这个繁华的国家,金钱代表了一切,一切!

      这首领是最后一次见到特查拉,此后他独自到了西部最偏僻的地方陪着效忠的肯尼先生数沙子度日。

       特查拉穿过走廊,发现艾瑞克的房门打开了,他走了进去。

      室内有点乱,比较少走的地方有很多的灰尘,窗帘是打开的,可以看到对面赤裸行走的男人。他皱皱眉,把目光转移到了别处。冰箱还要很多食物,房间里的衣服球鞋散落在各处,身份证护照和贵重物品都不在。

        他走得很急!特查拉在房内走动,这房子还有艾瑞克的气味,不像空了很长时间。

        特查拉坐到艾瑞克的床上,拿起艾瑞克的衣服嗅了一下,味道依旧很好。

        特查拉开始寻找艾瑞克的点滴,他在抽屉里找到一本相册,相册很厚,都是艾瑞克的照片。刚刚睡醒迷糊的脸、吃早餐噎住的奇怪表情、抱着一大袋食物咧开嘴笑、耳朵上夹着一朵白色的花、脸上涂满唇膏等等,以及最让特查拉欲望蠢动的艾瑞克全裸的背脊,与逆光相映成为最美的艺术品。

        特查拉的笑容没有持续很久。谁拍的这些照片?谁亲密到可以拍到艾瑞克的裸照,艾瑞克不认为随便的一个人可以。照片里的艾瑞克很开心,眼睛像星星那般闪耀,这比喻可真像小孩子,可很贴切。无论那个人是谁,他以后都没有可能再来一次。


评论
热度 ( 3 )

© 惊鹿鸟-Tab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