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鹿鸟-Taboo

爱盾冬爱塞包子,不许拆我cp(´・ω・`)!

双豹组T'ChallaXEric 重坠2    


     似乎有风,也似乎有雨。

     风中传来血腥味,年幼的艾瑞克茫然无知坐在尸体旁,他的脸还沾着父亲的血。

     命运吗?

     命运夺走我最爱的人,让我坠入黑色的无边炼狱,去他妈的世界去他妈的命运!

    “艾瑞克,你叫艾瑞克是吗?”那个笑得温暖的男人问他,如果不是他后来把手伸进艾瑞克的裤子里,艾瑞克会喜欢他的。可是命运就是如此,绝不对弱者善良,把一切的恶果扔给弱者承受。

     艾瑞克不想成为婊子,所以他打伤那个男人,逃离那个迷宫一样的庭院。

     朦胧中,艾瑞克记得自己与一个男人缠绵。他的唇吻在男人的身体上,一点一点点燃男人的欲火,直至男人的火烧回艾瑞克的身上。痛苦、喜悦,艾瑞克分不清楚自己的感觉,他只知道自己彻底放纵了。     

     酸!痛!累……

     放纵之后的虚脱……怎么可能是虚脱,肯定是幻觉。艾瑞克摇摇脑袋,没有想起来自己是在凌晨四点才入睡,现在才早上八点,怎么可能会不累。

     清醒之后,艾瑞克发现自己在一个非常豪华的套间里,从地毯到天花无一不显示它的华丽和昂贵。在这里住一晚上的钱是他卖一个月火焰的钱。艾瑞克冷笑一声,弓着腰下床,吸了一口一冷气。这屁股痛的还真是清新脱俗,还有一股凉凉的舒爽感……艾瑞克心想不对,他之前没有和男性做过,但不代表他不懂。他伸手往后面摸过去,感觉到黏糊的感觉,他一脸嫌弃别开脸,刚好看到了床头柜上放的药膏。

       “呵!”

        温柔的床伴吗?要是单纯的小男孩说不定会心动,艾瑞克则表示昨天和自己翻雨覆雨的人是个傻蛋,比奥丁森家的太子还傻。

    

      “你醒了?”艾瑞克正在心里暗骂,特查拉推开门进来,手里拿着一套 DKNY的衣服。“我不知道你喜欢穿什么牌子的衣服,这附近刚好有一家DKNY。”特查拉笑着道,眼神像看着相爱多年的恋人。艾瑞克的衣服在昨夜被撕成碎片,只剩下一个破旧的背包。

       这种眼神让艾瑞克恶心,明明是昨天见面,连认识都不算的人,为何摆出一脸痴情的模样,真的恶心极了。就是因为这个该死的有钱人,长得帅、身材好、还一脸爱你千万年,网络上才有那么多疯狂的女人坠入臆想的爱河。

       “多谢,我不挑牌子的!”艾瑞克说。

       “我叫特查拉!你叫什么名字?”特查拉靠在墙边,看着艾瑞克把衣服都穿上。欣赏没人沐浴和欣赏美人穿衣一样令人愉快,只是沐浴特查拉会更开心一些。特查拉笑了笑,手抚上自己的脖子,那还留着艾瑞克的压印。

       “威廉-托马斯!”艾瑞克笑着说,白色的牙齿露出来。“特查拉,我的价钱很贵的……”艾瑞克的屁股很痛,即使特查拉上了药也不能代表这能够抹去他犯下的错。虽然下药的不是特查拉,但是把送上门的艾瑞可能吃了就是他的错。

       “当然,我知道!”特查拉并不意外,指了指床头柜的抽屉艾瑞克不像这里呃会员,那么他很有可能是会员叫过来快活的男孩。特查拉准备了很厚的美元,纯现金,不会有转账记录。

        “谢谢!”艾瑞克拿了钱,从封口看了看里面,非常丰厚。“这是我的号码,有需要可以联系我!”艾瑞克抽出餐巾拿了桌子的一支笔写下一连串的数字放到特查拉的手中,离开之前亲亲特查拉的脸蛋。

        既然做了婊子,干脆做完整一次吧!

        回到家中,艾瑞克把钱丢到一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他的心情很复杂,在面对特查拉时他可以平静,但离他越远,艾瑞克的心情越沸腾。

        “你好!我是瑟雅,现在不方便听电话,有事请留言!”

        “瑟雅,是我艾瑞克,好久没有见到你了,你在旧金山怎么样?最近出了一些事情……你什么时候有空就回我电话……我很想你!”

    孤独来临时,无处可藏。盖上被子,望着天花板度日,这操蛋的生活。

    母亲的早逝,父亲意外伤亡,被收养的人猥亵,被好朋友背叛,遭到同学的嘲笑与冤枉。没有人在乎,没有人懂,千言万语只能憋在心中无处宣泄。也许有个人会好些,可是他们最后会离开的。

      特查拉站在瓦坎达大厦的顶楼,他望着远方,只有两栋大楼与瓦坎达大厦相媲美,斯塔克大厦和奥丁森大厦。

       高处不胜寒,这句话是待在高山之巅却没有能力呼风唤雨的人说出来来的。权力的好处是无与伦比,是无法想象的。

       “威廉吗……真是一个嘴巴不老实的孩子……”特查拉坐到真皮的沙发上,转动手中的戒指,嘴边勾起一丝笑,眼眸慢慢染上色欲。

       他的身体不细嫩柔软,不像女孩子的身体。强壮的身体有很好的肌肉线条,是真正的强壮,充满力量,像铁一样。手指触碰到的背脊,皮肤之下血液在流动,从上至下。滑动到胸膛揉按,心脏蓬勃跳动,跳入另一颗心脏。甜腻的亲吻,在深色的皮肤流连忘返,口中奇特的味道,身下美妙的震颤。

      特查拉紧紧拥抱着,温暖、喜悦、无尽的乐趣,他拥抱此生的快乐。

      他重坠下了海,海的名字叫情欲。


评论
热度 ( 9 )

© 惊鹿鸟-Tab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