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鹿鸟-Taboo

爱盾冬爱塞包子,不许拆我cp(´・ω・`)!

双豹组T'ChallaXEric 重坠1

      我又来了,非原著剧情,剧情全靠编,不要深究深究……

     特查拉是总裁,艾瑞克是个卖药的穷小子

   1.纽约的夜晚

 
       纽约的是不会休息的城市,它的灯红酒绿、街上空空如也的场景不会出现在红色街区。 
       艾瑞克喝了一杯威士忌,眼睛扫过四周伪装成绅士淑女的人,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冷笑。 
       无论他们怎么光鲜亮丽,脱下昂贵的衣服就是不折不扣的禽兽。      
      会所的空气漂浮一股淡淡的甜美的气味,刺激欲望的快速增长,引出人内心的野兽。 
      男人最害怕的是什么?死亡?并不是,他们最害怕自己无法再享受性爱,无法带给女性快乐。他们恐惧苍老,恐惧失去活力的下半身,更害怕被女性嘲笑的自己。 
        艾瑞克不想承认,但是作为一个半吊子的商人,他发现了有利可图。会所里的都是一些有钱的混蛋,大多数老得满脸褶子,他们最希望就是恢复年轻的雄风,而艾瑞克满足了他们。        
        一种叫‘火焰’的药可以让他们重回年轻的干劲,而且比市场里的伟哥之类的东西效果好的不是一倍两倍,副作用也小很多,至少不会在床上猝死。 
       有钱的混蛋!艾瑞克去交货,看着衰老与皮肤吹弹可破的少女一起,这感觉真是恶心。      
 会所房间分两种,一种隔音高度优良,一种站在门外就可以听到房间里的一举一动。 
       艾瑞克站在房间外吸烟,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是一个羞耻的职业,但是他要活下去,就要干这些上不了台面的活。如果在十年前,他根本不会想到自己回沦落到这个地步,他以为自己会在华尔街工作,主宰金融的流向。那只是梦,只是一个不会实现的梦。     
 “啊……”女人的呻吟,男人的咆哮,这些如同大街上烦人的喧闹声。 
       艾瑞克听到了脚步声,这并不奇怪,禽兽不会只有一个。艾瑞克不经意往脚步声的方向看了一眼,瞳孔忽然放大。      
       特查拉? 他怎么会在这里? 
       艾瑞克的眼睛无法从他的身上转移,他穿着一套黑色的精美袍子,走动的姿势自信而优雅,嘴边的笑特别干净。 
       干净?从一个快三十的人脸上出现可是有点奇怪……但是在特查拉身上并不奇怪。被家人保护好的温室花朵怎么会受到污染呢?这个被捧在手心的富家少爷恐怕连肚子也没有饿过,更别说受委屈。瓦坎达帝国,美国最重要的集团,掌握美国经济的命脉,作为继承人的特查拉只是一个艾瑞克永远仰望、不能靠近人。无论他看着多么的干净,手上沾染的肮脏绝对不会少,哪怕他不想也不行。 
      命运是不公平的,它会在为你关上门打开窗时把你所在的楼层加高几十层,让你永远困在一个地方。如同高塔上的公主,可是艾瑞克没有长发,也不是公主,他只是一个被世界抛弃的人。 
     在特查拉经过艾瑞克身边时,他吐出一个烟圈,在特查拉的脸上扩散。 
     特查拉扭头看艾瑞克,而艾瑞克被特查拉那双那眼睛困住。艾瑞克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松动僵硬的身体有了反应。 
     房间里的声音停下了,艾瑞克熄灭烟眼开门进去。 
      一个王子与流氓没什么好交流的。 
     艾瑞克拿到了钱,他飞快地数了一下,放进自己的包里准备走。 
    “我有一笔大生意你想做吗?”老头穿着浴袍抽烟,浑浊的眼睛盯在艾瑞克的身上来回转动,从脸到下体。 
     “没有!”艾瑞克离开拒绝,他还没有想成为婊子的想法。 
     艾瑞克飞快离开房间,他坐在会所的酒吧里点了一杯威士忌。这是他的习惯,他听得那些声音多了就感到恶心,需要酒精的麻醉。 
     这杯酒的劲头有点大! 
     艾瑞克捂住疼痛难忍的脑袋,往日他喝酒可没有这样的。他抬头看着酒保,酒保的表情有点奇怪,而四周有不少人盯着他,其中有不少熟悉的脸庞。 
     该死的!他妈的逼的老头,竟然对他下手了! 
     艾瑞克的视线慢慢模糊,那些盯着他的人慢慢靠近他。艾瑞克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富家子弟,他在街头厮打的经验他们一辈子打过的架都多。 
     在干翻五个人后,艾瑞克被堵到了楼梯,他猛的冲上楼梯冲上二楼。二楼的电梯刚好打开,艾瑞克冲进去,按了关门。 
     “呼……呵!”艾瑞克靠着电梯的墙上,抬头望着上方。他的身体在发热,意识慢慢的消失。这是命运吗?注定要让他变成婊子? 
      该死的!艾瑞克击中电梯墙壁,为了保持清醒他狠狠甩了自己几巴掌,似乎没有什么用。 
      电梯怎么还没有开?艾瑞克没有发现自己按的是最顶层的VIP。 
      这个世界是个婊子,而他不想成为婊子。 
     “叮!”电梯终于开了,他缓慢地走出,才走几步就跌倒在地。 
     “怎么会有陌生人在这里?”一个带着怒气的女人声音响起,艾瑞克听到塔塔的高跟鞋剁在地板上的声音。他勉强抬头,看见一片红色,以及女人脖子上的宝石项链。 
      妈的!又是有钱人!艾瑞克忍不住呸一下,他忘记了会所里的都是有钱的混蛋。 
      “奥克耶,住手!”一个温和的声音传过来,女保镖才停下把艾瑞克从二十五楼丢下的动作。 
         艾瑞克拼命睁开眼睛,可是他已经没有力气,欲望占满他的大脑。 

随缘: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72555&page=1&extra=#pid4776469

评论 ( 4 )
热度 ( 6 )

© 惊鹿鸟-Tab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