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鹿鸟

爱盾冬爱塞包子,不许拆我cp(´・ω・`)!

白昼将至5

       夏天的鹿受到严重的损伤,艾瑞克接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他匆匆赶回来时,店里已经打好卫生。豹子呆在温特的脚下,温特抱着瑟雅坐在一张凳子上,希尔警觉盯着在场的几人。
       “爸爸!”瑟雅见到艾瑞克立刻露出了笑容。
       “瑟儿!”艾瑞克松了一口气,紧紧抱住瑟雅。还好,她没有事。
      “艾瑞克,我们谈谈!”特查拉发现艾瑞克没有发现自己,心里有点失落,他开口了,有些话他必须说。
       “什么?”艾瑞克蹙着眉看着特查拉,他的脑子飞快转动,把特查拉的脸与多年前缠绵的脸重叠在一起。
       艹!
       艾瑞克在心里忍不住大骂,他对那场性爱记忆深刻,但不代表他想见到特查拉,毕竟屁股疼的人是他。
       艾瑞克看了瑟雅疑惑的大眼睛,亲了一下她的脸,把她交给温特。
       艾瑞克走出门外,特查拉也跟着他的脚步。
       “你想谈什么?想再和我睡一次?可以呀,但是这次我要在上面,你乖乖躺好。”艾瑞克露出一个邪邪的笑,上下打量穿着,阿玛尼西装的特查拉。西装完美勾勒出特查拉健美的身形,特别的帅特别有魅力,透露出那一丝丝禁欲的味道就是在勾引别人脱下他的西装,抚摸他的肉体。
       “艾瑞克!我想和你谈的是瑟雅,但是你的建议我会采纳的。”他当然想和艾瑞克滚几次,再多他也不会腻的,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瑟雅事情。
        “关于瑟儿?关于她什么?她怎么会招惹上唐人街势力最大的黑帮?”艾瑞克严肃起来,今天一个人女人就把夏天的鹿毁了,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件事很复杂,我只能告诉你原因是瑟雅的妈妈。”
       “妈妈?把她抛弃的妈妈?”
       “她并不是故意抛弃她的,很多事在这里讲不清楚。她得在我保护之下,必须的,不然那些人会把她带走的。”
       “你觉得我能相信你吗?”艾瑞克冷笑,除了特查拉辣极了,他对他一无所知。
        “我的名字是特查拉·瓦坎达。”
        瓦坎达帝国,如雷贯耳的名字,在美利坚合众国大名鼎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靠!还是一个巨富n代!
        艾瑞克嘴角抽搐一下,当时醒来在总统套房他是一脸懵逼的,心想房费不是要他平分吧?还好,特查拉是一个特别大方的人,还给他叫了4位数的早餐。他当时觉得自己在吃金子,吃到胃疼却管不住嘴,但是艾瑞克真的没有想到他姓瓦坎达。
         “所以?”艾瑞克的眉毛忍不住暴露他内心的想法。
        “我能保护她!”
        “但为什么?你为什么要保护她?给我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
        “她的母亲是我的朋友,数次救了我的命。”特查拉没有说谎,他的眼眸充满真诚,仿佛一个从来不说谎的圣人。
       “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艾瑞克凑近特查拉,舔了一下嘴角,在特查拉错愕的眼眸中抚上他的脸,吻上他的唇。
        如同罂粟花的甜美、上瘾,无法脱离,无法失去的味道。艾瑞克的唇永远是特查拉无法拒绝的事物,特查拉愿意付出一切换取他的吻。
        两个人在街头接吻了几分钟,路人被他们吓了一跳,却也无奈地笑了,表示情侣的火就是难以熄灭。
       街角的暗角里的黑衣女性看着街头拥吻的两个人微微睁大了眼睛。
   

评论 ( 4 )
热度 ( 9 )

© 惊鹿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