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鹿鸟-Taboo

爱盾冬爱塞包子,不许拆我cp(´・ω・`)!

白昼将至3

       “艾瑞克!”黑暗里传来父亲绝望的声音,他哭着叫喊着。“走,快走!永远不要回头。”
      年幼的艾瑞克一边哭泣一边逃走,在黑夜中穿行,他喘着气。他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他不能回头,不能回头。
       艾瑞克是被笑声吵醒的,他愣了许久,才从那个夜晚走出来。风轻轻从窗口吹入,拂动白色窗纱,如仙女的裙摆。温暖的阳光从窗纱的间隙进入,把地板照得发亮。
       瑟雅的声音很开心,她才五岁,没有什么会烦恼的事情。
       是瑟雅的笑声把艾瑞克从那个无法逃脱的黑夜中出来,是她把希望带给他。是上天把瑟雅带到他的身边,她是个天使。
        黑夜总有一些会是特别的,艾瑞克记得那是一个阴雨朦胧的夜晚,黄色夹带着黑毛的一只小狗从小巷冲出来,咬住艾瑞克的裤脚。
        那是艾瑞克最喜欢的裤子。
       艾瑞克刚想发脾气,却发现小狗的眼睛湿润得像哭了一样,充满了悲伤。
       “汪汪汪!”小狗松开他,往巷子走,走到巷口又叫唤着。
       大概是它太可怜了,而且它是一只狗,而不是一个人。
       黑暗的巷子里很难看得见路,艾瑞克用小电筒照着巷子,听着              小狗的叫声走向它的方向。小狗停下来了,艾瑞克停下脚步,他在一个木箱子里看到了一个婴儿。
       她似乎没有什么声音,紧闭着眼睛,似乎永远沉睡一样。艾瑞克沉下心来,便听到他细弱的呼吸声。
       艾瑞克垂下眼眸,转身离开。
       “嗯!”婴儿发出一个声响,艾瑞克停下脚步,过来许久他深叹一口气。
       “我不会是一个好父亲!”艾瑞克一只手把婴儿抱在怀里,另一只手抱起小狗。
        一晃五年过去了,那个孩子长大了。
        “爸爸!”瑟雅打开门冲进来,体重已经到达三十公斤的狗也扑进来。“早上好!”瑟雅爬上床在艾瑞克的脸上留下一个湿润的吻,豹子趴在地上等艾瑞克起床。
       “瑟儿……早上好。”艾瑞克笑着抱住瑟雅亲了一口,心中如同有一汪暖暖的水在回荡,这大概是幸福吧!
        “夏天的鹿”是艾瑞克工作的地方,一间面包店,在汤姆街13号。老板温特一个一个沉默寡言的男性,退役的士兵,失去了一条手臂,装上一条金属,但是他做出来的苹果派很美味。他的眼眸不善,经常躲在厨房里做苹果派和糕点。不知道为什么瑟雅十分喜欢他。
       艾瑞克从他的眼睛里看出痛苦、悲伤与迷茫。这些源于战争过后的创伤,最难走出的黑夜是来自内心。
       “早上好!希尔!”瑟雅走进店里对店员希尔露出一个微笑。
       “早上好!”希尔见到瑟雅露出一个极度灿烂的笑容,单纯的小孩总让人心情愉快。瑟雅牵着豹子跑到里面,豹子在厨房的门口坐着,她进去与温特打招呼。
       “希尔,早上好!”艾瑞克简单打了一个招呼,到后面的更衣室换衣服。
       工作和平时一样,但是艾瑞克发现最近多了很多中国人过来。店离唐人街很远,那些人也不是学生,希尔也有提起过,那些亚洲人都是趁瑟雅在店里逛的时候出现。他们假装挑选面包,实质上在盯着瑟雅。
      “也许是人贩子,瑟雅很可爱!”希尔微微蹙眉,她很担心瑟雅的安全。虽然艾瑞克整天带着她,但是总会有掉以轻心的时刻。
“我知道了!”艾瑞克黑着脸回答,瑟雅是他的女儿,谁也不能带走她。
       艾瑞克留意到一个手背有刺青的男人,偷偷拍下他的手臂。
“唐人街叫‘吼风’的黑帮标志!”克劳深吸一口烟说,眉挤成一团。
“什么?黑帮?冲我来的吗?”艾瑞克思考一下,自己应该没有得罪唐人街的人才对。
       “应该不是!记得你捡瑟雅回来时她身上的那块石头吗?上面有一个汉字。事情也许是跟瑟雅有关……”
        夏天的鹿店内,一个红裙子的中国女性走到门口,她的眼睛定在在柜台边上玩魔方的瑟雅。她淡淡一笑,拿下墨镜慢慢走近瑟雅。
       就在此时,特查拉的车停在了汤姆街15号。







评论
热度 ( 16 )

© 惊鹿鸟-Tab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