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鹿鸟-Taboo

爱盾冬爱塞包子,不许拆我cp(´・ω・`)!

白昼将至2

       纽约的夜一半安静,一半喧闹。
        深夜东街的依旧热闹非凡,黑暗工作者行走在街头,站立在街边,摆出最妩媚、英俊的姿势。白日权贵精英模样在黑夜脱去,陷入黑夜的疯狂之中,消耗剩余不多的热情,或者点燃欲火。
       特查拉从车子下来,街边的性工作者立刻把眼睛放在他的身上。
         英俊、价值不菲的衣服,眼眸中有与这条街格格不入的温和。若是得到这个人的喜爱,那么塞进口袋的钱绝对不会少。
特查拉嘴角勾出一丝笑容,越过男男女女贪婪、色欲的眼眸,径直走入东街阴暗不起眼的建筑。
        守门人正打算拦下特查拉,但见到他递出的名片后立即走开,让他进去。
       欢呼沸腾的室内,弥漫着浓浓的味道,烟、酒、汗、血粗暴揉杂在一块,刺激出阴暗的人性。欢呼声、性爱声、下注声、咒骂声,这些都是人忘记一切的理智与善。肉体与肉体的撞击,肢体与肢体的碰撞,血肉、骨头被殴打击中发出的闷响。
        “下一个上场的是我们的常胜将军杀人魔!”主持人压低声音,场下的观众听到杀人魔的名字疯狂嚎叫,震耳欲聋敲击着屋顶。
“杀人魔!杀人魔!杀人魔!”观众疯狂一样的喊着,不停挥动作手臂。
灯光暗下,一道强光照在斗兽围栏的入口,艾瑞克万众瞩目下慢慢走出来。他扎着脏辫小揪,赤裸着上半身,露出强壮的身体,每一部分的肌肉都令人血脉膨胀。
       观众里的女性声音立刻盖过其他人的叫喊声,艾瑞克松了松骨头,仰起头。
       “现在欢迎我们的新拳手,原始人!他像原始人一样疯狂,一样的残暴,让我们拭目以待他们的厮杀。”主持人忽然提高了声音,观众们炸开了锅。
         两人对视一眼,冷笑一下,在主持人宣布开始的时候瞬间厮打在一块。原始人的确残暴,他的拳头很重,可是没有一拳击中艾瑞克。原始人开始暴怒,他的拳头开始乱,气息也开始急促。艾瑞克嘴角微微上扬,他抓住原始人的空档,一招必杀,击中原始人的下颚。
         沾着血的牙飞出,跌落在地面上,原始人跪倒在地晕死过去。
       每一寸肌肉都充满力量,每一个动作都充满爆发力,浑身上下透着野性的味道。
        像一头豹子!
         特查拉下意识舔了一下嘴唇,回味多年前的亲吻。这么多年,艾瑞克已经成为特查拉心中无法忘记的人。特查拉觉得自己得了魔怔,无数的夜里,他沉浸在那个夜晚,那具让他无法走离的身体。
        光是看见艾瑞克,特查拉身体就发生了变化。
         “杀人魔!杀人魔!”
        观众大喊着,艾瑞克露出一丝真心笑容,转身会到休息区。
        特查拉发现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他的心剧烈跳动。
        艾瑞克戴上手表,看了看时间,赶紧穿好衣服,拿走今天的钱。他得走了,不然有人会着急的。
          特查拉到后台的时候,艾瑞克已经离开,他只能有点伤心地走了。
         来日方长,不急于一时。
         “为什么你要找这个男人?”耳机里传来奥克耶的疑问。
         “奥克耶,以后你会知道的。”特查拉微微一笑,坐到车上,解开几个扣子,把空调降低温度。
        真是够磨人的,但我喜欢他。
         “哇!今天比较快啊。”克劳给客人倒了一杯酒,见到艾瑞克提早过来有点吃惊。艾瑞克脸上没有伤痕,今天完胜。
        “她在哪里?”艾瑞克问。
         “二楼,和豹子在一起。”克劳微笑,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艾瑞克飞快跑到二楼,打开房间见到瑟雅和豹子在一块。瑟雅坐在沙发上,枕着豹子,一边看动画片一边打瞌睡。
       “瑟儿!”艾瑞克露出温柔的笑容,走到瑟雅的身边,慢慢抚摸她的头。豹子舔着艾瑞克的手臂,摇着尾巴。
        “爸爸……”瑟雅迷糊地叫着,声音细细软软的。她张开手,艾瑞克把她抱起来。
       “我们回家吧!”艾瑞克吻吻她的脸颊,牵着豹子的狗绳从后门下去,坐上黄色的小汽车离开。
        距离艾瑞克为父亲报仇已经过去十年,他已经慢慢融入正常的生活,而在这十年内他有了一个女儿。
        特查拉看着收集起来的资料,白嫩的脸颊透着樱花般的粉嫩,如一朵盛开的玫瑰。一个东方脸孔被一个黑人抱在怀里,很少见,但的确存在。瑟雅才五岁,长的比同龄的白人、黑人小孩要慢,却很聪明。拥有这样一个女儿,再染满杀戮的眼神也会变得柔和起来,慢慢走出黑夜。
       无论艾瑞克的过去如何,特查拉注定要进入他的世界。
       黑夜快过,白昼将至。


评论
热度 ( 31 )

© 惊鹿鸟-Tab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