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鹿鸟-Taboo

爱盾冬爱塞包子,不许拆我cp(´・ω・`)!

国王与亲王(四)

      “为什么要救我?你是圣母吗?该死的慈悲心!”艾瑞克对于自己还活着愤怒不已,他宁愿死亡也不要成为阶下囚,不愿意自尊被践踏。
      “你是我的弟弟……”
      “放你个屁的弟弟……我没有亲人,我唯一的亲人被你那混蛋、虚伪的爸爸杀了!”艾瑞克大怒,把枕头丢向特查拉。如果有刀,他一定杀了特查拉,一定。可是这个囚牢没有一丝能攻击特查拉的东西,唯一能攻击特查拉的只有他自己。艾瑞克扑上去,准备来一场厮杀,就算用咬也要咬死特查拉。
       苏睿远程启动艾瑞克的手铐和脚拷,艾瑞克立刻失去战斗力,身体呈直线僵硬掉在地面。
        “苏睿……”特查拉扶额。
        “哥哥,你不能怪我……他都对你动手了!”苏睿冷哼一声,不悦地从屏幕观看艾瑞克。如果她在现场,艾瑞克可不是被拷起来这么简单,而是拷成黑猫,还是有尾巴那种。
        “唉!”特查拉叹气,弟弟和妹妹都不好管,做哥哥难啊!
         特查拉把艾瑞克抱上床,艾瑞克瞪大眼睛,他竟然被特查拉抱……还好他的身体不能弯起来,不然就成公主抱了!他又不是瑟雅,喜欢被公主抱,他最讨厌公主抱,特别自己是被抱着那个。
        “该死的特查拉、伪君子……XXXX”越到后面的话越不堪入耳,特查拉的脸微红,当做没有听见,苏睿气得冲过来拿斧头劈他,被特查拉拦下。
        “我要在他手铐里加电击加针刑……我还要去夹他的手指,用这么长的针戳他!”苏睿伸出中指对着艾瑞克。
        “苏睿……你是公主!”特查拉无奈地说。
        “他还是亲王呢!”苏睿继续用中指怼着艾瑞克,还是气得很,认真把中指放到艾瑞克的眼前晃动,显摆她还能用的手指。
         “亲王?”艾瑞克蹙眉,亲王什么鬼的是怎么回事?
         “我恢复了你的亲王身份。”特查拉回答。
         艾瑞克张大嘴巴,苏睿立刻把他惊讶的模样拍下来。
        “你是智障吗?脑子被僵尸吃掉了吗?特查拉,你不是圣母,你是圣母的妈!你立刻丢掉你的怜悯心,要不就杀了我,要不就放我走!”
       “不!”特查拉眉微皱,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艾瑞克死去,但艾瑞克太危险了。所以他不能离开瓦坎达,不能离开自己的眼睛。
        “哇啊!”艾瑞克的大吼快掀翻牢房的房顶,最终房顶依旧坚固无比。
        亲王,谁稀罕?
         艾瑞克冷笑,他才不需要当什么亲王,就算当也要当国王。特查拉,干脆当圣母算了,他的信徒说不定能及上基督教徒的数量。
         今夜的月色很美,今夜的风很凉爽,今夜的心很煎熬。
        “你是怎么认识那个女孩的?”苏睿坐到艾瑞克的身边,她看了看自己的哥哥,他正被包裹在瑟雅的斗篷里,没有一丝皮肤。苏睿的眼睛红红的,如果不是肤色做了掩护,她的眼圈可以跟大熊猫相提并论。
       “我过去的朋友,路易的女朋友。”艾瑞克眼睛在月亮与特查拉两处不断移动,要是在几个月前,他根本想不到自己会与苏睿和平共处。可是现在的他们都是失去哥哥的人,算是同病相怜。
       “她真的能救哥哥哥吗?”
       “应该能!我不确定,但是她当初的确救了路易,路易的确死了,但是他在三天后又活了过来。”
       “可能是假死!”
       “你见过脑袋与身体分开的假死吗?”
       “什么?”苏睿大惊失色,身首异处还能复活……这怎么可能?
       的确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瑟雅办到了。可是,路易忘记了她。或者说除了艾瑞克之外所有人都忘记了她,她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大家也忘记路易断掉脑袋的事情。       
       艾瑞克亲眼所见,他是无意见到瑟雅走向停尸房,有点担心,就跟着她到了停尸间,看到她所有奇怪的行为。她把路易的头与身体接到一块的线拆开,她的眼泪一滴滴落下,眼泪变成了透明的晶体,像水晶也像钻石。眼泪被瑟雅放到了路易的头与身体接口处,他的脖子发出刺眼的白光。
         就在那一刻,整个医院停电了。
         灯亮的那一刻,艾瑞克躲在暗处,看着瑟雅笑着离开,泪水落到地面碎成的细渣。
        路易出院那天,瑟雅也在,不过她坐在远处,远远看着路易,之后她在也没有出现。
她的心碎了!
        她救了路易,也许还能救特查拉。可是,如她所说,也许行,也许不行。
       “我们好多年没有见面了,现在我该如何称呼你?”巴斯忒现身在草原,站立在树枝上。瓦坎达的苍穹如同北极的极光一样,斑斓多彩,发光发亮。
       “瑟雅,我现在的名字。”瑟雅微微一笑,两个面对面,手臂同时在胸前交叉,巴斯忒跳下树枝,走到她的身边拥抱她。“当我离开时你还是个孩子,现在你已经成为最强大的神灵之一。”
       “我的力量来源于信奉我的人们。”巴斯忒十分自豪。
       “一向如此。”瑟雅笑着,她眼中一闪而过白色的光。“寒暄到此结束了,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为了特查拉吗?但他的灵魂并不在我这里。”
        “我知道,在你的影子手里。”瑟雅闭上眼睛。
        苍穹流转,由白到黑,由单一到多彩。   春水微惊,狂风骤雨;酷热难耐,天寒地冻;沧海桑田,斗转星移,物非人非。
        往事历历在目,山崩地裂,漫天的星辰陨落。荣耀黯淡无光,无边无际的痛苦叫喊,一个个神死在更强大的力量之下躯体与神魂具毁,化作宇宙的尘埃。
        “他在这里!”瑟雅睁开眼睛,白色的光从她的眼睛直冲天际,消失在宇宙的繁光里。
        光芒,消失不见。头顶的苍穹不停转动,星辰交替,诞生与毁灭并存。
        “他在这里!”巴斯忒微微一笑,黑色的眼眸出现一丝笑意。
         瑟雅微微扭头,看见一只幼小的黑豹正趴在她的肩膀上打哈欠。

评论 ( 3 )
热度 ( 60 )
  1. 异想天开惊鹿鸟-Taboo 转载了此文字

© 惊鹿鸟-Taboo | Powered by LOFTER